人民文学网站:http://rmwx.qikan.com

人民文学2004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灿 烂

字体:

凌晨两点不到,就被喊起来了,迷迷糊糊地坐上中巴车,窗外黑,不是盲人的那种黑,是热恋情人分手时,那种眼睁得很大却什么也看不见的黑。在中天门下车,我们将从这里登山。此前有诗友建议从山脚往上爬,遭强烈反对,说那是古代的爬法了,现代人应该从中天门上,屁颠屁颠来泰山,半夜三更就起床,不就看个日出吗?

  盘山路,略陡。有风,不大,却嗖嗖地凉,始觉衣服穿少了。路上,行者三三两两,开始还有人说话,后来就不闻人语,只有喘气声,破败风箱一般,吭哧吭哧吭哧,吸进去的是风,呼出来的还是风,有不明不暗的灯立于路边,借微隙,隐约可见风从松树的胳肢窝里穿过,鸣呜地叫,若一个人的哭——是那种女子的哭——你受不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人民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