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文学网站:http://rmwx.qikan.com

刊社动态

60年后《人民文学》路在何方?

字体:

 60年后《人民文学》路在何方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韩浩月

1964年4月,毛泽东在一个信封上写下了‘“人民文学收”的字样,回信同意《人民文学》发表他的六首词。没有哪一家杂志能够邀请到如此重量级的作者为其投稿,放在网络时代,毛泽东必被封上“史上最牛投稿者”这一称号。

中国文学的最高殿堂,这个称谓属于《人民文学》而且是别家杂志抢也抢不去的。这种权威感从1949年它创刊之日起就已经树立,并且成为仍未撕掉的一个标签。在很长一段时期内,《人民文学》不仅是决定中国文学走向的一个载体,也是中国当代政治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博奕的一种工具,这一点,从它1966年停刊到1976年复刊,都有着显而易见的体现。

一家文学刊物频频进入国家最高领导人和决策者们的视野,放在今天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现在想来,后来的文学被冷落,和中国发展市场经济人们竞相经商有关,又何尝不和国家高层转而关注国计民生有关?当《人民文学》不再肩负社会意识的唤起者和引导者这项任务时,它在思想领域的权威性的降低,反而造成了它在文学的权威性方面的提高。

《人民文学》1977年发表《班主任》和两年后发表《乔厂长上任记》所引起的惊涛骇浪,年轻一代已经感受不到了,1980年仿佛是一个分水岭,将《人民文学》带到了属于文学包括它自身的黄金时代。这一年,《人民文学》发表了北岛的诗——《宣告》。

一个真正全面展现“新的人民文艺”(周扬在《人民文学》创刊号的论文标题)的《人民文学》,如同被丰沛雨水装满的池塘,开始茂盛地生长起文学的芦苇。仅1985年,就有《孩子王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你别无选择》、《无主题变奏》等具有标志意义的作品通过这家刊物面世,余华、格非、苏童、王安忆等几乎所有后来在纯文学领域有了大成就的作家,也纷纷通过《人民文学》完成了作品与名气跳跃式的提升。从1980年到1995年,起码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里,《人民文学》为中国文学所做的贡献无可替代。

时代在变,《人民文学》也在变,当“70后”美女作家周洁茹、卫悲和“80后”作家张悦然、春树的名字出现在《人民文学》上的时候,真正了解这本杂志历史的读者,可能会像喟叹所有的世事变迁一样,对这本与时俱进的《人民文学》一样沉重和艰难,但它和每一本文学杂志一样,都要紧跟上时代的步伐,否则,尽管名义被冠以“人民的文学”,也难免遭到被抛弃的命运。

今年是《人民文学》创刊60周年,作为一本承载着很多文学之外的刊物,它可言述的东西实在太多,而以文学的名义进行纪念,注定引不起多大的关注——人民还需要文学,但文学已经不再是指引人民的精神明灯。身为名刊,《人民文学》不应为此觉得尴尬,也许,重新探询文学的意义,是它在新媒体时代最应该去做的事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《出版商务周报》阅读双周刊

主办: 人民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